首页
隐藏导航
与好友一起分享这条资讯

一周要闻回顾

更新时间: 2012-09-28 17:50:56


  对于大部分外国人而言,无论他的收入高低,在面对奢侈品牌的时候,都会采取务实的态度,认为其价格不菲,并非必需品。留学生更要视自身经济能力消费,没必要盲目攀比。新华社 发

  奢靡成风留学生争挎LV包,这种现象令家长忧心不已。除了监控孩子消费额更要引导正确消费观。

  触目惊心:

  留学生院校里 LV做“校包”

  陈同学曾是澳大利亚一家预科学校的学生,现在在悉尼大学就读,他曾在QQ上与国内的同学聊天时说:“留学预科生的生活,在国内时是很难想象 的。”陈同学说的情形,与2009年网上惊爆的一则新闻有点类似——当时一位留学新西兰的学生卖淫只为了买LV包,这个真相曾经令他大为吃惊,也绝少家长 知道,但这正是某些留学生在国外经历的真实生活。

  穿名牌开名车“很普遍”

  在这所一半以上留学生都来自中国的学校,陈同学发现了一个壮观的景象:走在校园里,男的、女的,拎的、挎的,满眼都是LV包包,其中不乏昂贵的限量版。在澳大利亚,LV包售价显然比国内低,中档的价值1500澳元(约合人民币9000多元),但它依然是奢侈品的标志。

  有一次,一个同学背着LV包经过悉尼海关,女关员问他的LV包多少钱,当听说要1800澳元后,立即开玩笑说:“你好有钱,我想嫁给你。”有一 段时间,澳元兑人民币的汇率大跌,但LV的价格没变,陈同学陪着几个女生去“血拼”,每人买了三四个。有点钱的男生还会把LV当礼物到处送。当然,也不排 除没钱的人啃咸菜省好几个月的钱去买名牌包,或者再简单一点,女生找个男人让他送。“毫不夸张地说,LV就是我们的校包,用低档次一点的牌子就算自降身份 了!”

  陈同学的朋友中,买好车的大有人在,悍马很常见,开宾利的也有。一堆豪车停在校门口,大伙儿坐在车里面说说笑笑,和大片《暮光之城》的场景差不多。

  女生上课都化妆,烟熏妆也不算夸张,素颜的基本不见。澳大利亚空荡荡的顶级大商场里,总有一群中国留学生在选化妆品,甚至1万多元一瓶的面霜,许多女孩子硬着头皮也会买,要么提前把自己的学费生活费透支了,要么傍上一个供吃供住的男友,用省下来的钱买名牌。

  记者了解到,其实,不只是中国留学生,其他国家的学生也会追逐名牌。在荷兰伊尔德国际学校攻读IB高中文凭的吴树达告诉记者,他的第一任室友是 个荷兰人,15岁。有次周末学校组织了校外活动,他全身上下全是名牌,吴树达问他这一身装扮要多少钱,他说差不多2000欧元。“虽然我以前以为外国人并 没有那么讲究名牌,但是新一代的年轻人还是会有追名牌的心理。”

  追名牌之风就像传染病

  “一位比我先到2个月的中国学生,我刚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的都还是像一般的年轻人一样,带来的衣服无非也就是些国内的学生比较喜欢的运动牌子。 但是到了下半学期,他也慢慢开始去买那些奢侈品名牌,像Burberry的外套和衬衫之类的。除了衣服,他也会去买那些名牌香水、钱包等。所以,我觉得这 种消费观也会受到环境的影响。像在我们学校,如果你穿那种奢侈品牌的衣服上学,同学们会觉得很正常,因为他们中大多数都穿得差不多。

  给家长支招:引导孩子消费

  招数一:

  与孩子一起讨论每一笔消费

  美国“海归”顾问陈捷表示,当年他的父母每两个月给他汇一次钱,并要求他每天都记账,然后汇报。过一段时间,大家一起讨论每一笔消费,哪些是合 理消费,哪些是可以删减的消费,甚至哪方面可以增加开销(如在假期有计划地自助旅行,这样有益身心的户外活动要比买个名牌包更值得回国炫耀)。如果家长以 这种商量的态度,用鼓励和引导的方式教育孩子,会让孩子在得到尊重理解的同时,也学会了如何合理支配自己的金钱,而不是还没到月底钱就花完了,却不知道都 花哪儿了,也会更容易采纳父母的意见,慢慢改正尚未完善的消费价值观。

  招数二:

  了解当地物价 该花还要花

  曾多年留学新西兰、现任启德教育广州公司澳新市场经理的章峰表示,在消费问题上,家长与孩子有良好的沟通非常重要,最好不要一开始就予以否定, 而是要主动跟孩子沟通消费的原因。曾经有一个本科读市场营销课程的孩子想购买汽车,作为帮教授做市场调查的代步工具,家长了解后,经济上支持了孩子,有了 汽车代步,孩子做调查实践更便利,由于研究表现出色,最终得到教授的实习助教职位。

  建议家长可以通过网络,大概了解当地的物价水平,估算孩子花费的额度,从而跟孩子共同制定出每月的相应花销限制。

  过来人提醒:

  留学炫富易“诱人犯罪”

  留学专家章峰表示,在澳大利亚,确实存在少部分中国留学生奢侈消费的现象,而且可能是部分地区的学生因为少接触名牌,而会因为好奇心态购买。事 实上,在澳大利亚并没有奢侈品的专卖店,名牌商品通常都是在免税店购买,学生要凭借国际航班机票,才可以免税在机场取货。如果没有国际航班机票,则需要缴 纳15%~20%的奢侈品购物税,所以会比国内购买的奢侈品更贵。

  留学顾问陈捷表示,他以多年的美国留学生活经历来看,发现有部分留美学生的消费习惯与自己的学生身份不相称,例如,到高档餐厅就餐并点了过多的菜,吃不完;再如购买LV、爱马仕等名牌包的情况也比较普遍。

  对中国留学生而言,如果是出于炫富的目的而频繁购买奢侈品,这样的消费无疑是过于张扬,容易因露富而引起被盗被抢等安全事故的发生。

  章峰建议,学生赴海外留学,消费要视自身消费能力而定,没必要跟其他人盲目攀比而导致不必要的开销。


\

教育部针对留学预科发布预警

  杭州留澳学生自述 爸妈这是你不知道的预科另一面

  教育部近日发布新年第1号留学预警,提醒大家“读预科≠读大学”。他们接收到的信息显示,有学生在国外大学就读“预科班”,最后却被要求在该大学的远程教育机构注册;一些学生通过中介出国“读预科”,实际上,该“预科班”项目早已停办。

  陈阳(化名)曾是澳大利亚一家著名预科学校的学生,现在在悉尼大学就读,在回杭度暑假(澳大利亚现在是夏季)之前,他在QQ上与国内的同学联系说,留学预科生的生活,在国内时很难想象。

  陈阳要说的,与2009年网上惊爆的一则新闻有点类似:“新西兰留学生卖淫买LV包”。这些真相曾经令他大为吃惊,这些真相也绝少有父母知道。但这正是某些人经历的真实预科生活。

  多年来,在阳光励志故事的覆盖下,我们很少听到这样的“一面之辞”。

  同学里,有18岁也有28岁的

  对教育部的预警,陈阳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多数国人对“出国留学”仍有盲目崇拜之心,并且简单地以己之国情推论他人,以为大学都是公办的,不存在倒闭一说。把孩子送进预科=送进大学=已经成材。

  其实呢?陈阳做了一个简单的比喻:澳洲的预科,就相当于国内的“培训学校”。

  我读的预科学校在悉尼很有名,学费也很贵。它针对很多大学搞了“培训班”,可以帮助你申请你想上的大学或专业。

  澳洲大大小小的预科学校不少。一般区分预科好坏的标准,是看它能把多少人送进他们想要读的大学和专业。当然,预科多数是私人办的,不可能保证所有经过培训的学生都能上大学。我们学校就有人读了三年还上不了大学。我的同学里,有28岁的,也有18岁的。

  搞笑的是,今年我们学校预科班申请悉尼大学的通过率特别高。几张晃悠了好几年的老脸都进了。有传闻说是预科班里人太多,塞不下。那些演讲课、论文什么 的,老师就给学生打高分,赶紧送出去。不过别以为他们赚便宜,这批人进了大学就惨了,国外大学宽进严出,估计很难毕业,只有烧钱的份。

  据说陈阳的预科学校原来只有一层楼,后来和中国的中介关系搞好了,源源不断送进来的学生坐满了整整四层。现在学校里一半以上的国际学生都是中国人。还有人干脆毕业后就留在澳洲办预科学校了。
 


  走进校园,满眼是LV包包

  在这所一半以上留学生都来自中国的学校,陈阳发现了一个壮观的景象:走在校园里,男的、女的,拎的、挎的,从“老花”到“棋盘格”,满眼都是LV包包,其中不乏昂贵的限量版(特别声明:绝大多数是正品)。

  陈阳认识“四瓣叶”的经典花纹,在国内,这是奢侈品的代表作,一般一个LV包价值万元以上。

  在澳洲,LV包售价显然比国内低,中档的价值1500澳元(合计人民币9000元)。但它依然是奢侈品的标志。

  有一次,我们一个同学背着LV经过悉尼海关,女报关员问他的LV包多少钱,听说是1800澳元后,立即开玩笑说,“你好有钱,我想嫁给你”。

  前一段时间,澳元的汇率大跌,从6块5跌倒4块多,LV的价格没变,我陪着几个女生去血拼,每人买了三四个。有点钱的男生还会把LV当礼物到处送。当然,也不排除没钱的人啃咸菜省好几个月的钱去买包,或者,再简单一点,找个男人让他送。

  毫不夸张地说,LV就是我们的校包,用GUCCI的就算自降身份了!

  为什么都买LV?陈阳说不出特别的理由,也许是潮流,也许就是空虚、无聊。或许有两个背景值得注意:第一,能把孩子送出国的,多数人出身“非官即富”的家庭;第二,即使是平民家庭,为怕孩子吃苦,总是竭尽所能提供经济支持。

  财富的标志不仅仅是LV。

  我有一个同学,第一年买奔驰,第二年换了宝马。朋友中,买好车的大有人在,悍马很常见,开宾利的也有。一堆豪车停在校门口,大伙儿坐在车里面说说笑笑,和大片《暮光之城》的场景差不多。

  女生上课都化妆,烟熏妆也不算夸张,素颜的基本不见。澳洲空荡荡的顶级大商场里,总有一群中国留学生在选化妆品,包括Lamer(海蓝之谜,比兰蔻更 为高档的一种化妆品,一瓶面霜一万多)。许多女孩子硬着头皮也会买,要么提前把自己的嫁妆透支了,要么傍上一个供吃供住的男友,用省下来的钱买东西。

  总之,在澳洲人眼里,这群预科班的留学生是“阔佬”,穿戴光鲜,行事高调。

  赌场、妓院、同性恋、帮派,近在咫尺

  2009年,央视一编辑写的书里抖出一个劲爆消息:新西兰留学生卖淫买LV包。有人质疑这是真是假,陈阳觉得很无聊。他不乏这样的校友,当然为数不多。

  更普遍的是这些词:赌场、妓院、帮派、同性恋,一切都是公开的,甚至是合法的。

  可以想象,在国内被父母及社会舆论管制得死死的学生,一旦跳进这个光怪陆离的圈子,将会遭遇怎样的诱惑和冲击。

  赌博在澳洲是合法的,我听说预科班里有个同学一夜豪赌输了50万,这是少数。不过偶尔玩一下的人不少。

  遇到事,有人会找帮派解决,黑社会也会在留学生中收个保护费招点小弟。

  色情业也是合法的,广告就登在报纸上,明码标价。朋友圈里就有人招妓。女生做妓的也不夸张。不过我没见过中国人做这个。我们学校里还有一面广告墙,一 般是学生贴租房信息或者出售二手物品的,上面同时会有广告“5000元底薪,招阳光开放的男孩和女孩”,其实就是在发布包养信息。

  还有,在电梯里看到两个男人接吻不用奇怪,这里很常见。学校里无论你混哪个圈子,总会有那么一两对同性恋。

  读预科,肯定得加入某个“圈子”

  圈子,圈子,说到预科学校的生活时,陈阳反复提到这个词。

  “因为你寂寞,你要有朋友,你认识的不可能是一个人,于是,你就进入了一个圈子。”

  成绩好不好会分圈子、玩不玩名车会分圈子、用不用名牌会分圈子、是不是同性恋也分圈子。“所谓圈子,有大有小,有具体有抽象,有某种共同点,朋友的朋友也能串联在一起,然后一起从事一些特定的事情,例如钓鱼、打牌、旅游、逛街、夜店、飙车,好坏都有。”

  因为圈子的影响,原来很朴素的女孩,买了第一个GUCCI后,下一个目标就是LV,然后再准备是CHANEL。陈阳说,类似的例子“很多很多”。

  再夸张一点圈子就像初高中时小男生组建的所谓“帮派”,一个圈子的人看另外一个圈子的某人不爽,就会出现对立的圈子。“互相之间有了问题,可能还会找社团出马”。社团就是黑社会。“学生想要和社团接触很简单,没什么特别距离。”陈阳自己就认识几个社团人士。

  至于加入到哪个圈子,有很多偶然因素。“其实你想要认识怎么样的人都很简单,不是说那些豪车的就多遥远或者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关键是你想不想呆在那样的圈子”。陈阳说,他坚持自己的交友原则是:不嫖不赌不毒。

  “明白了吧?这就是我们的预科生活。这样的环境,可想而知对有些预科学校来说到底是赚钱重要还是把你送进大学重要。所以,教育部发预警,我一点也不奇怪。”

 

 

我来说两句

美国超高音速武器起飞4秒被引爆 发射场受损
全法学联大联欢
意大利海岸现巨型沙滩伞方阵 颜色亮丽场面壮观
唐诗中的酒文化
詹妮弗劳伦斯裸照外泄 多名女星陷好莱坞艳照门
伊ISIS在萨达姆老家搞集体死刑枪杀数十政府军
2014香港小姐决赛 邵珮诗摘得桂冠
汤唯秘密结婚地:世外桃源般的法罗岛
世卫组织称埃博拉疫情被“大大低估”
法国摄影师:2050年西方人将来中国打工
李克强与进城农民掰手指数城镇化好处(图)
台湾高雄燃爆气体或为丙烯 灾区加油站停业
王濛受白岩松启发开公司 成为现役运动员从商第一人
我国将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区分(全文)
法国就业新现象:公司不提供住房,无人应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