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隐藏导航
与好友一起分享这条资讯

一周要闻回顾

更新时间: 2015-07-25 19:35:57

7月2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据初步统计,周本顺是中共十八大以来首个落马的现任省委书记。



据官方简历,周本顺生于1953年2月,湖南溆浦人,1971年9月入党,1975年12月参加工作,武汉大学法学院宪法与行政法学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管理学博士学位,经济师。


2013年上任河北省委书记前,周本顺的仕途大致可分为湖南和中央政法委时期。在湖南,周本顺曾任湖南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湖南省邵阳市委书记、湖南省公安厅厅长等职,官至湖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2003年底起,周本顺到中央政法委工作,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副秘书长五年,2008年—2013年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秘书长一职。

日前,《河北日报》的头版头条还刊登了周本顺22日在秦皇岛市调研城市街景整治和农村改造提升工作的消息,这也是周本顺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回顾周本顺“空降”河北担任一把手的前前后后,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刊文分析称,其履新河北显得较为另类,另外文章还梳理了其从政履历,以下为内容全文:

晚饭过后,一个在河北政界工作的年轻朋友打来电话。他的上司,某县一领导,前几天碰见他,说:兄弟,我要走了,到省里工作。回头找个周末,一起去看球。
这位领导,属于“年轻干部”的序列,有博士学位。符合条件的他,正好赶上省里打破唯资历论、只要符合条件即可参与选拔的重用年轻干部的大潮。通知刚下,手续还没办,主导这事儿的周本顺,落马了。

本来

周本顺也曾是年轻干部。40年前,他曾是湖南省地质学校的一名教师。29岁那年,在学校担任团委副书记的周本顺转岗至省地矿局,成为一名副科级干部,进入仕途。从1984年到1994年的10年间,在湖南省委政研室,他完成了从副科到副厅的升迁,之后下至邵阳,干了一年副书记、五年市委书记。
47岁那年,他成为湖南公安厅长。任上,他打掉了邵阳为恶一方的黑恶势力“小红宝”,可谓“一战成名”。之后升为常委的他,50岁那年(2003)告别地方,来到中央政法委,开始了10年的职业生涯。
在那里,他干了5年副秘书长、5年秘书长;当秘书长之后,还兼了中央综治委副主任一职。而他从副职到正职的升迁转变,恰好与另一位姓周的、先后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和书记的领导,时间点前后完全重合。看上去,一切都很顺利。
更加顺利的事情发生在2013年3月。从中央政法委秘书长、中央综治委副主任任上,周本顺直接空降河北,成为这块京畿重地的省委书记。这可是一步不寻常的跨越。

重用

一般来说,省委书记这样重要的地方大员一职,本来就很少有“空降”,一般都由省市区行政首脑升任,或是异地调任;放眼目前全国所有在任的地方一把手,不包括周在内,只有5人在任地方书记之前从中央空降,其余25人均为省市区长升任。而在这5人中,大多此前在中央也有实职一把手经历,比如国家行政学院党委书记、中央编办办公室主任、中联办驻港联络处主任,等等。周本顺的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显然不属于此列。
换句话说,目前放眼全国,在任地方一把手之前的经历中,周本顺有些“另类”。同样,从1985年以来的30年间,周本顺的所有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前任,也都没有转战地方任一把手的经历。他是唯一一个。换句话说,从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到河北省委书记这一步,可以算得上是很大的“重用”。至于这次重用是否如他从副秘书长到秘书长那次一般,现在能留给外界的也只是猜测。

惶然

虽然周五打老虎已成惯例,虽然在你懂得落马、在今年两会时都有流言传出,但当周本顺落马的时候,许多人的惊讶程度是难以想象的——毕竟,这是十八大以来第一个在任上落马的省委书记;毕竟,他当天上午还在北京参加京津冀协同推进大会,而且当时列坐主席台,虽然晚上《新闻联播》中这一画面即被切掉;毕竟,他在北戴河考察的新闻当天还在《河北日报》的头版头条,虽然现在这个版面的电子版已经被撤下;毕竟,还有很多诸如提拔年轻干部这样的事情还没做完。
算上他,河北本届常委班子落马人数已达3人。除了山西,应该就是河北了。落马的三人,职位个个关键:一把手、组织部长、秘书长。
虽然我们已经习惯了“从会场带走”这样的纪委手法和场景,但当这一场景真切地发生在一位“封疆大吏”身上的时候,给人们心中留下的冲击力还是相当大的。毕竟,他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印象

最重要的瞬间,自然是人们记得最清的那个时刻——2013年,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第一批,河北是习近平的联系点。在焦点访谈上,周本顺和他的班子成员互相批评与自我批评,在全国人民面前“红红脸”“出出汗”的的镜头,曾经实实在在地震撼了全国的党员干部;之后多地的省委民主生活会,都首先要学习河北的做法,把河北作为标杆和榜样,真刀真枪地开展会议。
在那次镜头里,同僚们批评周本顺“政绩观偏差、对干部工作投入的精力不够”;他自己的自我剖析则有三条:“第一条就是有点急于求成,急于求变心切,那么这样说一切从人民利益出发的政绩观树得不牢。第二个问题,我就觉得是有时候有些主观决策,知人不深,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思想路线树立坚持不够。我检讨我第三个问题,主要是斗志有些松懈,做工不够,缺乏那种拼命苦干苦干实干的拼命劲头在消减。”
虽然在2014年的民主生活会上被班子成员批评“抓廉政太软”,他自己也检讨“怕惩治力度大了,震动太大,特别是在动一些重要干部时,总怕影响一个地方一个部门的稳定发展”,但他在任上抓出的“巨腐小官”马超群,就是那个贪污过亿的北戴河管水干部,也确实令人印象深刻。
非常靠谱的内部信源告诉侠客岛,抓马超群是周本顺亲自点名过问的。当时马超群讹诈北戴河的一个知名企业,并且号称“告到省长那里也没用”,结果这家企业直接找到了周,之后马超群才落马。在今年两会上,面对137家媒体,当河北代表团被问到这个问题,周本顺也主动把话头接过来说“我来说说”。他当时列举的数据是,“2014年,河北查出省管干部腐败案超过前10年总和,立案查处的县处级干部腐败同比增175%。”

角色

周本顺身上的确有过很多角色。除去担任的那些职务,仅从政治进程上看,他是群众路线教育活动中被选中的第一个典型、第一个需要在全国面前“丢脸”的政界要员;而作为京畿重地河北的一把手,他肩负的角色同样重要:京津冀一体化、被全国关注的治理污染问题,而这两个重要议题,都是在总书记那里挂了号的。
换句话说,在河北的两年多的时间里,周本顺身上的压力应该很大。“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应该可以形容他的心境。在当时,我们也许觉得周本顺的自我批评已经很诚恳了,毕竟这么高级的官员,面对镜头公开说这些话也不容易;但从现在看,被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通报的周本顺,当时“急于求成、主管决策、斗志松懈”的自我批评,应该还是失之于软、失之于浅了。至少,有些问题,他应该是没有坦诚地、“直面灵魂”地向组织交代。
进入2015年,很多人觉得打虎节奏“放缓了”。虽然从数据上看今年有些数据比去年同期还多,但也许是此前过于震撼,今年大家多少“审美疲劳”。党员干部或许也有同样的心态——他们开始探出头来打望:也许,风头正在过去?这个时候,回看两年前习近平在河北的讲话,会有别样的体会:“要防止一些同志产生对照检查就是’闯关’的思想,不能以为过了这一关就可以万事大吉了”,“教育实践活动越往后,越要坚持标准”。

在全面从严治党的今天,周本顺这一关,显然没有闯过去。“在河北历史上,有闻鸡起舞的典故,也有黄粱一梦的典故”;他说过的这句话,依然一语成谶。

我来说两句

美国超高音速武器起飞4秒被引爆 发射场受损
全法学联大联欢
意大利海岸现巨型沙滩伞方阵 颜色亮丽场面壮观
唐诗中的酒文化
詹妮弗劳伦斯裸照外泄 多名女星陷好莱坞艳照门
伊ISIS在萨达姆老家搞集体死刑枪杀数十政府军
2014香港小姐决赛 邵珮诗摘得桂冠
汤唯秘密结婚地:世外桃源般的法罗岛
世卫组织称埃博拉疫情被“大大低估”
法国摄影师:2050年西方人将来中国打工
李克强与进城农民掰手指数城镇化好处(图)
台湾高雄燃爆气体或为丙烯 灾区加油站停业
王濛受白岩松启发开公司 成为现役运动员从商第一人
我国将取消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区分(全文)
法国就业新现象:公司不提供住房,无人应聘